【大美晉江·尋根五店市征文】陳柳桐:謫仙爸爸

2019年7月10日泉州晚報12版

“清源”副刊“刺桐紅”版面↑↑↑

日光拂過粉墻,風柔柔地拂過青草,花園里盛放的都是歡喜。他們都叫我小仙女,因為我有一個謫仙爸爸。

他是莊一俊,我家住五店市,青陽山旁,山上有塊八仙石,他就管自己叫八石山人。臥石聽濤,滿衫松色,開門看雨,一片蕉聲,優哉游哉,山水是他家,我家有山水。

我想把世界和他都裝進眼里,畫在墻上。隨意拾取筆墨,我不停地在粉墻上畫呀畫。父親走到哪,都有兩個小童提著一斗墨汁跟隨,見著好的景致就隨意題字寫詩。我家不缺墨水。

專注涂鴉的我沒注意,后面有人。回頭一瞅,是常來找父親的莊用晦叔叔。叔叔拉了拉我的垂髫散發,“來,找你父親去!”我哀求道:“下回不敢啦,再也不敢亂涂亂畫了。”叔叔拽著我,只是笑。

書房里的父親笑吟吟的,叔叔夸我畫得好。詩酒趁年華,雛鳳又清鳴。我開始學詩書畫,大書法家、斗酒詩百篇的明朝謫仙有了小仙女繼承人啦。一枝紫薇靠著院墻,活潑潑地成長,那是父親眼里的我。

春天的陽光悄悄躲在我身體里,那一秒,新芽初萌。那一秒,有些花要開了。可是,他不在我身邊,他慢慢躲進我的記憶里。

紫帽山上,我學著叔叔們把葉笛含在嘴里,卻吹不成調。半山亭那邊,父親已吟詠了新詩“半山亭上鳥未啼,半山亭下花滿蹊。春風劉郎不相間,六月看花醉似泥。”

五店市的天是明亮的,樸素的紅磚厝在年歲的浸染中紅亮,想必會引起他淡淡的一點鄉愁。赴京趕考的路有點長。

那是個鑼鼓喧鬧的日子。香煙氤氳,各色祭品依次進獻,族人依次序進拜。莊氏家廟朱漆大門敞開,一場特殊隆重的祭祖儀式開始了。不是春秋兩祭,是光大門楣的大喜事,得掂香告知祖先,感謝祖宗庇佑。一榜三龍,父親和莊用賓、莊壬春三人同中嘉靖八年進士。

家廟是有靈魂的,每一個細節都在說話,表達層層累積的家族過往,輝煌的,黯淡的。祖先和后輩的交流雕在木刻家訓里,書寫在大門、廳堂的對聯上。“忠廉孝節”四個大字刷在紅墻上,祖先安靜的樣子,待在畫軸里,看著我。

家廟訴說著家族的過往(陳曉東/攝)

父親說很多年前,我們的先人從中原出發,這里是落腳點,也是新起點。家廟讓我們不忘木本水源,敬仰追思祖先,又連接血脈宗親。生生不息的香火,融于敦宗睦族的親情里。今日父親他們的榮耀,將記載在這里,激勵后人奮進。

風呼嘯,得意揚揚地吹起京師街頭的招牌布幡,吹起父親衣袍的一角。等待他的,有戶部主事、吏部驗封司員外、浙江參議等官職變遷。躊躇滿志的初始,隨著世事的動蕩煙消云散,他的人生就像多場次的戲,上演不同的情景。臺上,他是謫仙;是東廠詔獄的囚犯;他上書申冤打動嘉靖皇帝平冤復職;雁蕩山多了位“天臺學道山人”,浙江參議只知縱情山水。

生命是難以執導的,執導生命的應該是情懷與未知。變化中的心靈是易感的,唯有家和祖廟是永遠的精神歸宿。謫仙爸爸最終在家鄉上演了最慷慨激烈的一篇。同族鄉賢莊用賓、莊用晦兄弟亦是如此。

倭寇入侵,父親協守泉州北門,組織鄉兵開挖壕溝,嚴陣以待。協助守城的莊用賓堅持打開城門,讓逃難的萬名百姓入城。莊用賓、莊用晦兄弟率鄉勇與倭寇搏斗,莊用晦一連殺死幾個倭寇,終因寡不敵眾,英勇捐軀。

這一日,五店市,莊氏家廟大門再度打開,悲愴如云籠罩屋宇。

從前那位稱我為小仙女的叔叔莊用晦,他的牌位被鄭重迎入家廟。神臺上層層疊疊,牌位上的祖先神情肅穆,“忠廉孝節”四個大字分外醒目。

我坐在廳堂哭泣,雨水在花園哭泣,紛紛地,花落了一地的殷紅。

【編輯:莊悅】

(作者:陳柳桐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武汉麻将口口翻 九龙内部玄机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分析杀码 最新波色公式 内蒙古时时11选 梭哈用多少张牌 金誉娱乐极速赛app下载 福彩快乐12手机助手 手机号码怎么能定位 新时时后一技巧论坛 宝马娱乐app官方下载 广西麻将算番 内蒙古福彩时彩的开奖号码 今期3码中特 pc28竞猜游戏是骗局吗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香港